wheel of time.

迷宮一般的時間之輪,指向過去和未來的某處。

My Photo
Name:
Location: Taiwan

「於是我成了一個心裡有很多祕密的人。」那天我在本子裡對自己這麼說。

29 November, 2005

這樣,想起一些事



艾莉颱風過後,去堤外便道騎腳踏車。風沙飛揚。
那天的夜裡,沿河都是廣播的聲音,說,翡翠水庫洩洪,下游注意。新聞的跑馬燈,一再的顯示:新店溪景美溪匯流口,洪水警報。
沿途風景側耳而過。河床已經變了樣,掩著上游沖刷堆積的厚厚砂土。芒草倒伏。便道上堆著沒有隨水退去的黃土,騎著像是越野車道。堤防以外的這裡,都蒙上了一層灰。我想起了那些,加起來可能有十幾個小時那樣多的,在不同的季節、不同的城市所拍下來的車拍畫面,各種交通工具。片子,總是在許多的移動中進行,離開、抵達,抵達又離開。
2004年的初秋,現在,我變成了三十歲。前一天去幫大學的好友拍訂婚;上星期為了進行中的片子,要找一張音樂聖誕卡,卻找出了一整箱從小到大收到的卡片和信件,大部分的朋友已經失聯,有些,連名字看著也還覺得陌生。三十歲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啊,我躺在床上這樣想。人生像是用刀子畫了一道,過去的已經結束,前面的還沒有開始。在往三十一歲走去的這個時候,像是一條真空的裂縫。
河邊有人拿著網子在水溝裡撈魚。其實整個堤外,空氣中都瀰漫著一種,些微的腥臭。陽春的棒球場上也都覆著土,看著半掩著的來不及回到河裡的魚屍,竟似也聽見棒球隊練球的吆喝聲。
昨天做了一個夢。坐在古代那樣的路邊茶棚裡,來了一隻長得像綿羊的狗,芋頭那樣的紫色,汪汪叫。背上有些小蟲,黑黑亮亮。我用手拉拉,竟拉出了一隻獨角仙。接著又抓出了些鍬型蟲,翅翹有黑的有紅的。後來,羊狗紫灰色的捲毛下,伸出了一對甲蟲一樣半透明的翅膀,就飛走了。
飛天羊狗的夢醒來,我忽然的很安心。從前就以怪夢連連著稱,回到台北以後,卻好一陣子都沒有什麼記得的夢。我以為再也沒有了做夢的能力,以為那些奇異的夢境,都留在台南那個荒山僻壤裡了。
從寶藏巖前面的斜坡衝下來,瞇起眼睛阻擋風吹起的細沙。該回去了,回去剪接,間或寫著些冗長的文字。到了閘門前的時候,棕色的哈士奇來了。今天都沒有遇見那些,每天定時會看見卻不認識的來跑步的人們。
颱風過了之後,天空仍然時陰時晴,穿過壓得很低很低的雲層,露出了一點點光。那些我曾經因為拍片而相遇認識的朋友們,都還在世界的各個角落生活著。跆拳道踢下了奧運的金牌,土石沖斷了往高義的路。今年可能沒有水蜜桃了吧,我想。

posted by 背鰭 | 1:05 PM

12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Dear Pat,
just want to say hello~
Love, Julia

29/11/05 6:40 PM  
Blogger 背鰭 said...

thanks for coming...

29/11/05 11:42 PM  
Blogger nienfanhsun said...

je suis pas sur si je ferai le reve quand j'aurai trent et un ans......
mais, j'avance, j'avance... sans arret......

"Felicitations!!" pour le blog

30/11/05 4:05 AM  
Anonymous 卡洛 said...

on ne peut que taper en anglais ou en francais, en lisant ce blog en chinois??!!

30/11/05 4:30 AM  
Anonymous 私家 said...

再看一次這篇,比起浩浩蕩蕩正經八百的創作自述,人家果然只能節錄一小段啊......^^共勉共勉之

30/11/05 10:37 AM  
Anonymous 朝嘉 said...

hello, 小蓓.
朋友裡面, 你是第一個有部落格的, 拔得頭籌.

30/11/05 1:58 PM  
Anonymous 烏鴉 said...

怎麼一轉眼就那麼多流言,不不不,是「留言」(打錯字)了!挺熱鬧的喲?
可是,我怎麼看不太懂私家寫什麼意思?(真汗顏啊?)
你的文字很吸引人,沒事就再寫一些來吧。

30/11/05 5:21 PM  
Anonymous julia said...

天!
好久不見的法文啊?

30/11/05 10:06 PM  
Blogger 背鰭 said...

to nien et carol,
寫這樣就可以了喔...再多寫要查字典了...
看留言還要查字典不會太誇張了嗎...

to Sega,
對啊,不知道哪裡中了邪我們敢交出這種【創作自述】啊
呵呵

to朝嘉,
加油啊,等你的開張來看看囉...thanks for coming

to烏鴉,
你的豐富多啦...到底怎麼樣可以寫出那...麼...多...呢...
對再也不用寫論文了的我來說...好...困...難...

30/11/05 10:14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萬備齊同學,
沒事不要跟一個博士論文寫不出來的瘋子做無意義的比較。

30/11/05 11:49 PM  
Anonymous 狸喵 said...

哇,背鰭,你筆下地景真像奇幻世界,把地名去掉,可以是地球上的任一處,說是印度一個有河流貫穿而過的城鎮,或是柬埔寨煙塵漫漫的球場,我也不覺得有異;但也可能在這世界上壓根兒找不到這種奇景異象。

有了飛天紫羊狗,時間之輪就顯得莊重而蒼涼了。

那日杯盤狼藉的景象延續入夢。竟夢到我等小工四人,在南湖溪邊,雖然採用高效率泰勒式分工,依舊趕不上餐盤堆積的速度。

1/12/05 3:18 PM  
Anonymous 烏鴉 said...

瘋子忘了說,
瘋子喜歡那個飛天羊狗的夢??

2/12/05 1:45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