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of time.

迷宮一般的時間之輪,指向過去和未來的某處。

My Photo
Name:
Location: Taiwan

「於是我成了一個心裡有很多祕密的人。」那天我在本子裡對自己這麼說。

07 December, 2005

瑣碎的細節



其實我一直想要寫寫關於遠行的事。
(在狄波頓的熱潮之後,實在太多人在說「旅」行了,我幾乎有點不敢使用這個字眼...)
不過,一但停止移動之後,那些事就變得遙遠極了。我總是莫名其妙的記起某些那時候沒注意過的細節,瑣碎到一種,失去了全貌的地步。剩下可能連地點地名時間都沒有辦法清楚註記的一種描述。
去過的地方,在旅行書上能找到地名的,寥寥可數,這使得整件事情的不真實感又多了點奇幻的性質:好像,那是一個只有我聲稱著去過的地方,像桃花源的故事。(不過此刻要把印度當作桃花源那樣來描述的時候,那股燥熱和氣味的現實感又立刻湧了起來。)
這是往南印度去的火車,第一個12小時和第二個12小時之間看到的景象。
在那之後,我就陷入了等待送來不一樣的火車食物的焦慮中,渡過了第40小時之前剩下的時間。一成不變的咖哩料理,沖淡了後來終於看見龍舌蘭還是苧麻那樣的熱帶植物時的新鮮感,只是在某次的窗外一撇後,嘆了口氣,說,哎,終於到了南印度了。

posted by 背鰭 | 2:40 PM

5 Comments:

Anonymous 卡洛 said...

"那是一個只有我聲稱著去過的地方"
就像我所喜愛的"木瓜樹",
也未曾出現過在什麼"童謠精選","百年童謠全集","小朋友最愛唱的兒歌"...
關於旅行或是遠行,糟糕的是,當交通越來越便利,遠行越來越近,最後我們只能說:各位朋友,接下來一個星期,我要離家出走.

7/12/05 6:43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對啊這倒是很妙,
再也沒辦法描述目的地的時候,就說遠離此地。

不過啊卡洛,【交通越來越便利,遠行越來越近】顯然不適用於印度。在那裡,地圖上半個手指甲的距離,動輒都是8小時車程...

一直忘了告訴你,在今年金馬看了一部楚浮的紀錄片。FRAN?OIS Truffaut: An Autobiography。看見那個我們也去過的墓園,在黑暗的電影院裡自己笑了起來。
不過導演並不是那個在楚浮墓前留下筆記本的人。

7/12/05 9:12 PM  
Anonymous 卡洛 said...

好啦所以我們現在知道了
在印度看到只要是超過一個指甲遠的兩天一夜遊,千萬不可參加.

8/12/05 7:58 AM  
Anonymous 烏鴉 said...

不是啊,所以背鰭你究竟坐了幾個小時火車才到那個你聲稱去過的地方?
還有,一成不變的咖哩如果加諸於我身上,很可能會讓我在整個旅程一成不變地拉著肚子?,怎麼辦,我好像不能去印度了!可是我想去看蒙兀兒帝國留下的來的東西...

8/12/05 2:34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答:40小時。

8/12/05 6:34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