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of time.

迷宮一般的時間之輪,指向過去和未來的某處。

My Photo
Name:
Location: Taiwan

「於是我成了一個心裡有很多祕密的人。」那天我在本子裡對自己這麼說。

06 March, 2006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亂轉電視,差點因為白癡的中文片名,而錯過。《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王牌冤家。
一對伴侶,Jim Carrey和Kate Winslet,準備結束彼此的關係,去「忘情診所」消除關於對方的記憶。在進入自己記憶的,過程/之後,卻反悔了,展開保住殘存記憶的大逃亡。
關於記得/不記得。不是,其實應該是關於要/不要記得。說穿了非常簡單的故事:躲進不被電腦看見的記憶角落,是不是就不會被消除?Charlie Kaufman卻設下了錯綜複雜的關卡。這其實不是個新鮮的題目,在《變腦》裡,初出手的Charlie Kaufman,就以一條條通往John Malkovich腦神經的路線,畫出了一幅奇詭的黑色狂想圖。但我還是無預警地落入了編劇的圈套,膽顫心驚地追逐著馬上就要fade out,或者該說fade out to white/nothing,的記憶消除保衛戰。書架上的書背失去顏色,白天晚上,室內海邊,不斷變換的頭髮顏色,房屋倒塌,「記憶」的存在/失去可以如此驚人的演出。(驚人的其實也許是如何描述記憶。)
Kate Winslet說,「把我藏進你最深的記憶去,最不堪、羞辱的記憶。」於是他們就置身童年某個下著大雨的片刻,flash back到在同伴嘲笑下,舉鎚打爛盒子裡的鳥的,「最不堪的記憶」瞬間。
記憶保存/消除的如何吊詭,成了科幻(奇幻)的選項之一,在最後關頭,執念又逆轉了這個選項:在一切都要完成消除之前,說,「come to Montauk to me,」成了保住記憶的最後通關密語。
我們以為記得的事,也許總有著與事實極為不同的面貌,(客觀的事實是否存在,顯然是另一個更大的問題...),意識/潛意識神祕的進行著記得/不記得的活動,「去」記憶,卻成了Charlie Kaufman手中的多面骰子,(「去」,delete;「去」,do。)「電影不過是精明的駕馭了時間」罷了,他會這麼說。

不得不、還是要談談這個片名,的翻譯。Kirsten Dunst兩次說出Alexander Pope《Eloisa to Abelard》的詩句,
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The world forgetting, by the world forgot.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Each pray'r accepted, and each wish resign'd.
無暇心靈的永恆燦爛陽光。意外的,發現在網路搜尋項目之後有個灰色的「翻譯」,點下去大吃一驚。
「他能最好繪他們,最將感覺他們。」(He best can paint 'em, who shall feel 'em most.)
這即時全文翻譯,顯然是另一個題目了...

posted by 背鰭 | 9:05 AM

9 Comments:

Anonymous 私家 said...

這部片早跟你說了非常利害!如果想複習我櫃子裡應有DVD...金凱瑞不用說,因為這個片我倒是更喜歡Kirsten Dunst了.
還是搞不懂翻成那個爛王牌冤家到底對票房有幫助沒?(用膝蓋想來應該是沒有的...哈哈,台灣觀眾眼睛可是"雪亮"的呢)

6/3/06 7:12 PM  
Anonymous 烏鴉 said...

好複雜哦??
如我一般的俗人就在片單裡選擇去看『冰狗任務』。

6/3/06 7:41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私家,
2004年4月台灣上映,院線票房705萬,看起來是普通。(你知道嗎,金凱瑞的王牌系列:【王牌天神】台灣票房有6320萬...)

烏鴉,
其實一點也不複雜,非常有趣的片子,是我想到太多事要講了...

6/3/06 8:59 PM  
Anonymous Riz said...

這篇文章好複雜...看不太懂太哲學的文字><"
完了!!研究所唸假的了....

8/3/06 5:55 AM  
Anonymous 背鰭 said...

啊米喔...
王牌冤家/哲學/研究所
關連=?

就是一部以為會出現金凱瑞帶著橡皮臉作怪、結果出乎意料的好看電影嘛...


對了私家,
他除了得到普普的票房之外,觀影評價只有2顆星.........@@

8/3/06 10:19 AM  
Blogger sophie said...

ㄏㄚ\
我超愛這一片的,
出國前還特地拷了備份帶到巴黎看,
看過三次了,
今晚再來複習一下∼

11/3/06 12:58 AM  
Blogger 背鰭 said...

早上發現被色情網站侵入連結...
真是傷腦筋啊......

11/3/06 2:33 PM  
Anonymous JK said...

這詩超難懂,轉輪作為blogger丟出一個難題.
我上網看了一下,原題名Ab?lard and H?lo?se是一對戀人,Ab?lard是讀書人,H?lo?se是女巫.這段戀情活生生被拆散.不過最終兩人葬在一起.不知道背後故事,真難看懂這詩.

http://www.sacred-texts.com/neu/celt/lrb/lrb12.htm

17/3/06 6:04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沒想到有人很很很認真的讀我這些胡言亂語啊...

是的,這詩超難讀。
因為這片而找來這詩,實在不敢說自己有讀懂。
在讀不懂之中又更佩服Charlie Kaufman,如此靈活地用了一個很深奧的隱喻。
不過,話說回來,有時想想,也許這古希臘詩人對外國人來說,像是李白對於我們似的:雖不敢說我們都懂李白,但是沒有那麼陌生。

18/3/06 9:38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