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of time.

迷宮一般的時間之輪,指向過去和未來的某處。

My Photo
Name:
Location: Taiwan

「於是我成了一個心裡有很多祕密的人。」那天我在本子裡對自己這麼說。

12 December, 2005

「的」



少年時候的朋友曾經跟我說:你寫的東西好難讀,句子裡面好多「的」。
這件事我已經忘記很久了,不過今天忽然想了起來。也許是因為今天在電視上,看見與我們從前同年的身影,在慶祝。於是看著那些極糟的新聞片段裡閃過的熟悉形象,想起了這件事。那正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鎮日與自己想像中的悲傷喋喋不休。
不過,這個「句子裡面很多「的」」的習慣,其實好像一直沒有改善。
後來再與「的」有關,是幾年後語言學的期末考裡,曾經考過一題:舉例「的」的不同用法。
所有格結尾,表示相屬關係:你的我的他的;形容詞結尾:紅色的氣球;語助詞:這樣的、那樣的;副詞結尾,同「地」:慢慢的(地)變冷;副詞,同「得」:老殘遊記,哪知道進了園門,園子裡已經坐得滿滿的(得)了。
其他的我已經忘記了。
少年時對我說這話的朋友,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連絡了。但是我繼續寫著有很多「的」的句子,並且變本加厲的搞得句子更加詏口。

「我剛才突然的覺得快要讓你難過。沒事了。」—Nadja,Andre Breton。

如同我莫名的想起了前些日子讀過的這個句子。和那個與前文後語突兀極了的「突然的」。的的的,今天突然的想起那麼久以前的一個字,和那個漂浮在幾萬呎天空上的片刻,正在離開的片刻。想起、離開,我想我正在告別。
其實我是對「的」的兩端,那種描述相屬相連的狀態,上了癮。
那天,天空藍藍的。

posted by 背鰭 | 10:15 PM

11 Comments:

Anonymous 烏鴉 said...

我現在突然的覺得自己寫的字句裡的「的」算起來恐怕也不比你的那些「的」要來得少到哪裡去的啦!

13/12/05 4:46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烏鴉,
昨天是校慶,以此紀念青色歲月。呵呵,結果沒想到引出大家都是的的的一族。

13/12/05 10:45 PM  
Anonymous 虛鴉 said...

對,校慶。
話說剛過的今年校慶那日,我在做什麼?
小姑姑授命我,對剛上高一的焦慮小表妹傳授安全度過高中心訣。
這這這真的夠心虛,我的青色歲月,在學業上根本是像引擎著火的飛機橫渡大洋那樣,最後好不容易才迫降在東吳大學的操場上。
在校慶這天要我反省我的高中生活,上天的旨意還真夠深刻。
如果小表妹還能因此而學業精進,那上天就真的夠了不起。

14/12/05 2:48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我好像是學了日文之後,就開始變得非的的的不足以表現我要講的那些人物事件中的關係的關係的關係了.是在青色歲月之後很久很久...

14/12/05 8:25 PM  
Anonymous 小馬 said...

哎呀背鰭學姐
許久不見,還在台北窩著嗎?
我這裡照舊熱得發燙~~~

15/12/05 6:52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哇,小馬...
部落格的功用原來是可以找到許久沒有消息的人...
除了熱以外,馬來西亞好嗎...

太神祕了你怎麼連過來的呀...

15/12/05 6:58 PM  
Anonymous 小馬 said...

喔鞋姐啊
我常去低溫狀態看有沒有新文章
昨天發現好友連接中有新的blog
就連看看,反正我無聊

馬來西亞普普通通啦
我自己倒是慢慢自在起來了~~
畢竟回來也快兩年啦

16/12/05 10:35 AM  
Blogger 背鰭 said...

小馬,
其實我覺得最神祕的,是你怎麼能認得出來這是誰呢........:P(自己以為掩飾得還可以的背鰭....)

16/12/05 11:28 PM  
Anonymous 不速 said...

小馬找到了背鰭,背鰭找到了我,
這連連看遊戲真是充滿驚奇讓人開心啊~

17/12/05 11:25 PM  
Blogger sophie said...

背鰭,
現在才發現妳的站的我是否神經大條了點?

這兒很有妳的味道ㄋㄟ...

把妳加入連結囉∼

18/12/05 9:31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dear sophie

從你的網站開始點名,然後作業就出到我了...
晚上回來寫聖誕節發夢作業....

等下也把你加入喔...(好吃好玩的連結再多一人...)

19/12/05 1:03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