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of time.

迷宮一般的時間之輪,指向過去和未來的某處。

My Photo
Name:
Location: Taiwan

「於是我成了一個心裡有很多祕密的人。」那天我在本子裡對自己這麼說。

17 June, 2006

Mae Tao Clinic in Mae Sot


在那之前,我對Mae Sot一無所知。

Mae Sot是個與緬甸相接的邊境小鎮,在泰國的西北。這裡瀰漫著有點奇特的氣氛,往來行走的外國人鮮少悠閒的氣味。許多來自世界各國的NGO在這裡設有工作站,因為「邊境」在這裡,是意味著戰爭的。
1960年代,尼溫將軍(Ne Win)政變取得緬甸政權,開始長達四十多年的軍事統治,內政黑暗,對外鎖國,內戰至今尚未平息。緬甸軍政府以境內不願臣服的少數民族為肅清對象,長期進行各種突襲和迫害,大批緬甸難民因而進入泰國,在邊境滯留。隨後的十數年間,緬軍多次越過國境,屠殺在邊境附近的臨時難民營,引起國際關注譴責泰國政府未善盡人道救援之責,聯合國因而接手,在泰緬邊境也就是泰國西部沿線組織難民營,收容並進行長期的安置工作。

2003年,我們為了Mae Tao Clinic(梅道診所)和TOPS(台北海外和平服務隊)而來。那時,我們正在拍《Help form Taiwan》,一個關於國際醫療援助的紀錄片。那時候,良恕姐還是TOPS的領隊,Sam剛結束英國的研究所學業,還是第一年的志工。我們一直聽說著關於Dr. Cynthia的事,拍攝告一段落的某個午後,騎著半打檔摩托車沿著Mae Tao Road,來到梅道診所。
到的時候,Dr. Cynthia正在給Backpacker的訓練營上課。

整個泰緬邊境,聯合國組織起了十個難民營,營內人數約有十五萬人。不過,長達數十年的緬甸內戰,游移在邊境沿線的非官方難民,據估計超過一百萬人。進入營裡的,便接受聯合國安置;沒有進入營裡的,則游離在邊境上,處於物資援助更拮据的狀況裡;而那些留在緬甸境內、邊境叢林裡的人,境況更是外人難明。不同於各國際NGO進入援助的難民營,Dr. Cynthia的診所,便提供醫療照護給那些沒有進入難民營、無法受到聯合國照顧的甲良族(karen)難民。


Backpacker,也有人稱他們為背包醫生,是梅道診所重要的救援工作訓練。緬甸軍政府為了嚴格控制靠近邊境的甲良族人,至今仍在境內的村落周圍,設置地雷。辛西亞醫師便訓練了這群Backpackers,教導他們簡易的急救技術、背負醫藥物資,穿越地雷區回到緬甸境內,提供叢林裡的族人所需的醫療救援。
沒想到,我們正碰上了那年的訓練營。我帶著敬畏的眼神,在教室的後面看著這些背影,他們背上背負著我不曾了解的重擔。「上個星期,送回來一個,還是踩到地雷了」梅道診所的志工說。每個Backpacker的背後,有一整組人作為他的後盾,如何送他進去、補給,以及緊急時如何接應他回來。

Dr. Cynthia有著一雙與翁山蘇姬那麼神似的眼睛,溫暖而堅定,即使經歷磨難也不顯厲氣。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訓練營休息,看診的工作也告一段落,孩子們的哭鬧聲散去,診所前的空地上人們玩起了籃球。Dr. Cynthia微笑地與我們閒聊,眼神疲憊。
1988年仰光學運,Dr. Cynthia走出工作的醫院,問那些在外面聚集的學生,你們是在做什麼?
當天夜裡,辛西亞醫師便決定與學生一起出走。
「我以為整個事件會在三個月內平息,然後我們就可以回家了。」抵達泰國之後,辛西亞醫師沒有進入難民營,選擇在邊境上組織起游離難民的診所,幫助更多人。1999年,辛西雅醫師獲頒「喬那森曼健康人權獎」,被喻為是緬甸的德雷莎修女。整個流亡期間,辛西亞醫師婉拒了西方國家提出的政治庇護,一直留在這個衝突頻仍的交界所在。

真的,在那之前,我對此一無所知。

2000年,聯合國將每年的6月20日定為「世界難民日」,希望在這一天,世界一起同步以難民日或難民週的形式,突顯、紀念,使大家重視戰爭受害者的困境。去年,我們聚集了來自各方的朋友不自量力的辦了為期一週的活動;今年,朋友為Dr. Cynthia組織了一個中文的部落格,希望繼續用零星的力量,串連起一場網路上的世界難民日。

希望你也來參加。

難民女醫師辛西雅與梅道診所部落格開張,歡迎光臨。

posted by 背鰭 | 1:21 AM

5 Comments:

Anonymous SAM said...

There is something we can do together and make the world different!! Thanks a lot. My dear friends.

17/6/06 11:12 AM  
Blogger 背鰭 said...

是啊,只是希望可以再多做一點事...

17/6/06 7:20 PM  
Anonymous 烏鴉 said...

很了不起的人。

19/6/06 6:50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to 烏鴉,
好神祕的眉批,像老師改作文之後的評語。

to Sam,
sam真的是好人
不管你做的事情多小,Sam都會毫不吝嗇的用力讚美你....

19/6/06 8:45 PM  
Blogger 背鰭 said...

引自【難民女醫師辛西雅與梅道診所】中文部落格
http://blog.yam.com/mtc2006/archives/1777912.html

寫給台灣的話語, "世界難民日"前夕

Thousands of people from Burma have been suffered under military rule. We lose home, family, and human dignity. But refugees and displaced people themselves are very powerful. If women,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have opportunity to learn and share about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it can lead to safer and peaceful world.

Cynthia
June 19, 2006

20/6/06 7:32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