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of time.

迷宮一般的時間之輪,指向過去和未來的某處。

My Photo
Name:
Location: Taiwan

「於是我成了一個心裡有很多祕密的人。」那天我在本子裡對自己這麼說。

04 October, 2009

划大船



【kawut na chinat’kelang划大船】Keep Rowing
60mins/2008
導演|林建享
製片|萬蓓琪
攝影|王盈舜 張也海•夏曼 林建享 萬蓓琪
我們工作室 Together Studio

這是一個實現夢想的計畫。我在後來終於了解,什麼叫做夢想。那就是,當所謂的夢想被完成以後,再回頭看去時,仍像是一場夢。

2001年,與達悟族的好友shyaman vengaayen郭健平一起為台東的自然科學博物館,進行了一個以達悟族拼板舟的建造過程為展示的計畫。當時,我們問健平的父親,如果到台灣建造拼板舟,該怎麼處理那些關於造船的禁忌規範與儀式?父親思考後回答我們說:台灣那邊又沒有我們的鬼,你們想那麼多做什麼?

在博物館順利的完成了拼板舟的製作之後,健平的父親看著拼板舟又問的一句話:「船做好了,為什麼不划呢?」

這句話,成為一個夢想,成為我們很想做的另外一件事……。


2009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10/6,16:20,西門町新光影城。

—————··<·>··—————··<·>··—————··<·>··—————
This is a project about dream. At the end I understood that what a ‘dream’ means. That is, it’s still seems like a dream even you did already make it true.
In 2001, I worked with my good Tao friend, Shyaman Vengaayen, as the curators of an exhibition project about the traditional Tao Boat-building culture, in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Science in Taichung. We asked Shyaman Vengaayen’s father, how could we tread those taboos and scared ceremonies in Taiwan? “Why are you so worried? There’s no our spirits in Taiwan.” Father said so.
After we finished build the boat, Father asked us, “if you did build a boat, why don’t you rowing?”
This asking is the beginning of a dream, about another thing that we really want to try…….

posted by 背鰭 | 9:13 AM

2 Comments:

Anonymous JK said...

收到建享的簡訊,趕在民族誌影展的最後一天,看了這部影片。我想到這大概是他在蘭嶼十幾年下來的一個小句點,不光屬於蘭嶼人也屬於他自己。會後有些人的討論焦點在於這個夢是蘭嶼人的夢,還是建享的夢。建享手舉高高指著自己的腦袋。我不確定在影片的翻譯進行之前,他是不是已經決定要走入自己的電影。但在翻譯之後,他一定要走進去。這是他的夢,完成之後,變成了蘭嶼的故事傳說,也不再只是建享的夢而已。人類學家的客觀中立要怎麼看這個參與式觀察,同時觀察者也攪和在其中的事件,我不是人類學家也無從得知,不過一些轉變正在發生。
傳唱在蘭嶼的那些單調歌謠,在建享影片中配上歌詞,實實在在的傳達出達悟人的文化美感,這文化的厚度令人感動。
接下來的事,不光只在朗島了,其於五個部落也會出現,敘事層次又將更豐富,我期待接下來的故事。

16/10/09 4:06 PM  
Anonymous  said...

好想看!

1/11/09 11:06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