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of time.

迷宮一般的時間之輪,指向過去和未來的某處。

My Photo
Name:
Location: Taiwan

「於是我成了一個心裡有很多祕密的人。」那天我在本子裡對自己這麼說。

28 September, 2009

Pakalaqaw,越過



8月8日開始,東台灣的雨下個不停,沒有人知道,這場雨將帶來多大的災難。莫拉克的風並沒有來,雨卻為綿延在太平洋邊的部落,重新畫了一條路。

老人說:「河流會找回它思念的地方。」

那個晚上,雨聲驚擾著未曾熟睡的村民。風災之後台九線400公里以南重創。太麻里溪河床氾濫,沖毀嘉蘭村沿河的幾十戶屋舍,農地、農作物流失不計其數。房舍流過眼前的畫面在全國的電視螢幕上一再重播。

國小退休教導宋仙璋的房子,也片瓦不留,站在災後三週緊急搭起的便道上,河水在腳邊滾滾而過,人們說:「我們現在站的地方,就是宋教導的家!」那看起來是河道的中間,距離岸邊岌岌可危的那排屋子之間,原本還有兩排房子。「最近太平洋的蝦乒蟹將應該都很開心吧,有新衣服穿、有卡拉OK可以唱,還有宋教導家的鋼琴和木雕…」

房屋流失的居民,在災難發生後組織起了自救會「88山寨」,在鄭漢文校長的協助下,將外界的援助和人脈組織起來,很快的有了初步的架構,需要安置的災民自力分組成生活管理、安置、物資分配、學童教育…外來的朋友則協助架起了嘉蘭自救會的 網站,結合蹲點的影像工作組,將嘉蘭的訊息、需求即時上傳讓外界知道。

重建的路還很長,從帳篷、中繼屋到永久屋,還有很多路要走。在各種不確定、爭議、與疑慮之中,嘉蘭88山寨自救會也許是一種走向重建的方式。

往南,隔著氾濫成災的太麻里溪,新香蘭 拉勞蘭的青年,在風雨中牽起了部落彼此的手。 颱風之後的第二天,拉勞蘭也斷水斷電,往南往北的台9線均不通,對外聯繫中斷。在一切狀況都不明的情形下,Sakinu訓練有年的青年會開始看見成果。首先,周知所有部落的族人不要騎摩托車、汽柴油管制, 開始部落共食,不要再個別開伙、瓦斯管制,以求在與外界聯繫上之前能夠共活。

第三天青年在太麻里溪以射箭方式架起簡易流籠,與對岸馳援的新園、知本部落聯繫上,物資開始越過太麻里溪。由於香蘭除了斷水電之外部落內沒有重大災情,青年會開始徒步將物資南送,往大鳥、多良、大武等遭受土石流掩埋、尚無援助的部落運送。

志工與各方援助開始進入香蘭,香蘭教會的明雄表哥初接 原鄉部落重建基金會,於是將基金會與外界的資源、和香蘭青年會組織起來,開始協助南部的部落。災後第一階段的主要工作在清運部落汙泥,因為國軍只清運公共空間與道路,香蘭的青年就協助住屋內部的清理。清理工作結束後,基金會開始準備學童課輔、安置陪伴等後續的長期計畫。

嘉蘭長大的胡德夫,帶著受災的孩子,唱著李雙澤的美麗島;拉勞蘭的青年,引著部落之火,牽起彼此的手。

沿著台九線,走過一個又一個部落,古早時候他們從遠遠的大武山,跋涉千里而來,在山的這一邊安身立命。部落彼此相聞,他們說著相同的語言、流傳著來自同一個地方的故事。海風起,釋迦熟,洛神花紅艷艷地開了遍地。因為災難,台九線的部落再次彼此相連。

Pakalaqaw,越過,讓我們牽手,越過這一切。

posted by 背鰭 | 8:47 PM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