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of time.

迷宮一般的時間之輪,指向過去和未來的某處。

My Photo
Name:
Location: Taiwan

「於是我成了一個心裡有很多祕密的人。」那天我在本子裡對自己這麼說。

09 January, 2006

花見



來了。
寒冬裡裸著身子,脖子因為小獸醫剪毛失手縫了三針,全身麻醉長途跋涉著北上,不慎臭臭到自己又被抓去洗了個澡。睡眼迷濛看見另隻虎視眈眈的犀瞇,和一群圍著自己一直狂笑的陌生人。
搖一搖像是帶著儺戲面具的最後有毛的頭,昏沈沈的栽著一直睡。
偶爾吃飯,有點落賽。
「在毛長好之前,不要叫我醒來。」花花說。

坐在盛開的櫻花樹下時被主人收留,「我明明是花見,不要叫我花花。」

posted by 背鰭 | 1:19 PM

8 Comments:

Anonymous 陌生人之一私家 said...

身為那群狂笑的陌生人之一,我還是要說:
花花,
雖然那天妳已遭遇貓生中最慘烈又漫長的一天,我們非常心同此理!
但是....我們已經用盡最大的力氣在妳一邊兇吼一邊度孤的時候忍住笑聲了...妳醒來後應該會原諒我們的吧...

9/1/06 2:49 PM  
Anonymous 歹勢歹勢 said...

歹勢,我又不小心叫妳花花了...

9/1/06 2:51 PM  
Anonymous 陌生人之二備齊 said...

小辣椒花花,
照片拍好了我不會再繼續偷襲妳了,不要再咬我了...

9/1/06 3:19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我的Haru
在寒流來襲的那個晚上
不見了...

10/1/06 12:08 AM  
Anonymous 陌生人之三烏鴉 said...

花見,
我知道你生性堅持原則而且曾經混跡江湖,
但請你盡可能在別人家做客時,
不要將牙齒和爪子對向好心收留你的人們。
雖然我們確實偷偷笑過你度孤和跌了四腳朝天的樣子。
不然,我怕老師除了要給好心人士買床買被,還要買繃帶買止血帶。

備齊,
你還好吧?
該不會已經全身傷痕累累吧...
舜子也還好吧?
該不會已經感冒了吧...
私家,
你保重吧?
你現在好像是目前那房子裡唯一還沒受害的人。

10/1/06 12:28 AM  
Anonymous 背鰭 said...

lily &老大,
怎麼會這樣呢...haru真的不見了喔?要給他吃的寶路都還沒送去說........haru加油...趕快回家...

烏鴉,
我們那天打開信封還在說,啊...老師給這麼多伙食費幹嘛...每天吃罐頭也不會吃那麼多啊...
原來...還包括醫藥費喔...

10/1/06 10:52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Haru流浪5天後
終於回家了
現在在旁邊睡死了
大概真是累壞了

12/1/06 10:20 PM  
Anonymous 背鰭 said...

哈哈哈老大和lily,
恭喜恭喜...haru終於回家了...
我一定要在他下次離家出走前把寶路送去......

12/1/06 11:12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